风津

【伊辛】细轨 11

记录

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:

杨自道伤的颇重,前胸被刀扯了一条近二十公分的伤口,深可见骨。

辛小丰和伊谷春到医院的时候,杨自道还在急救室里缝针,伊谷夏守在外面,一见到伊谷春立马扑了过来。

伊谷夏叽叽喳喳道,“哥哥哥哥哥哥!!”

伊谷春把她扒拉到一边,“行行行行行行!没聋呢!说说,怎么回事?人家伤怎么样?”

伊谷夏道,“人还在里面缝针,大夫说伤口太深要住院,还怕刀上不干净,感染。”

辛小丰绷着脸,心里有些怕。

伊谷春拍了拍他的手臂,对伊谷夏道,“这事怎么回事?抢你包伤人的你看见脸了没有?”

伊谷夏道,“我今天和以前的同学出去玩,妈让我回家时候带点东西,结果在买东西的时候就被人扯了包了。还是那的哥见义勇为帮我追人!”

伊谷夏一脸崇拜道,“哥你不知道!他老帅了!那车技,风驰电掣!追到建筑工地,一人单挑对方两!”

伊谷春赶紧制止妹妹的逗比,问道,“说正事呢!看见人脸没有?”

伊谷夏道,“看见了,本来那两个贼被工地的工友揍了,不过的哥伤的太重了,我一时害怕,那两人也趁机跑了。”

伊谷夏道,“哥哥哥!你是不是要抓人去?”

伊谷春道,“故意伤人,你说抓不抓?辛小丰。”

盯着急救室门看的辛小丰回头,“哎?”

伊谷春道,“算了,我自己去吧,你在这看着,有事打我电话。”

辛小丰道,“伊队,有什么事,我跑一趟吧。”

伊谷春道,“得了,你兄弟受伤你也担心,在这待着吧。小夏,跟我回局里做个口供。辛小丰,你兄弟的就交给你了啊。”

辛小丰扯了下嘴角,“好。”

伊谷夏道,“哎?你兄弟?小哥你认识我恩人啊?哎哎,伊谷春你拉我干什么!”

伊谷春捂着她嘴把人拖走,“你怎么那么多话呢!”

辛小丰看着兄妹两个一路拉拉扯扯的走远,心想伊队这个妹妹,和他真是一点都不像。

伊谷春带着伊谷夏回警队录口供,问了下对方大致长什么样,在什么地方被抢的。一水的问下来,大概也就知道是谁了。

都说警匪一家,其实这话也不是空穴来风。谁辖区里都有几个惯犯,平时小打小闹也不到进号子的地步,每每教育批评一顿就放了人,一来二去大家都混了个脸熟。

老张是老人了,自然认识那两人,只是他们没想到,这次犯到了太岁头上。

老张小心道,“伊队?抓人?”

伊谷春瞪眼道,“见义勇为的的哥还在医院躺着呢,你说抓不抓?”

老张赶紧起来,“抓抓抓!伊队你别瞪我,我害怕!”

安排下去抓人,伊谷夏逮着空道,“没我事了吧?没我事我去医院了。”

伊谷春道,“去吧,买点东西记得,给妈打个电话。”

伊谷夏道,“知道了,你真烦人。”

伊谷春气结。

伊谷夏买了一堆水果鲜花,兴冲冲的跑去医院,问清了病房号后毫不矜持的冲了上去。

辛小丰倒了杯温水,喂杨自道一点点的喝,“你老说我拼命,你反倒比我先进医院。”

杨自道脸色发白,有气无力道,“说的好像你以前没进过一样,闭嘴吧。”

杨自道说,“别和尾巴说啊。”

辛小丰道,“我知道,我给老陈打过电话了。”

杨自道说,“哦,他怎么说?”

辛小丰说,“他说你是傻逼。”

杨自道说,“干!”

杨自道一时激动扯到了伤口,额上冷汗顿时下来了。

辛小丰道,“你慢点。”

伊谷夏阳光明媚的推门进来,“恩人!”

辛小丰和杨自道齐齐转头看她,病房里另一床的病人也是一脸惊讶。

伊谷夏嘻嘻笑着蹭到杨自道的床边,把手里果篮鲜花一放,“恩人你还好吧?恩人你还认识我吧?恩人咱们早上刚见过!”

杨自道脸上更白了,抬手道,“别…”

伊谷夏道,“别什么?”

辛小丰从惊吓中回神道,“他说你别叫他恩人。”

伊谷夏道,“那我叫你什么?你叫杨自道,那我叫你,”

伊谷夏极其自来熟的把辛小丰挤开,对杨自道道,“老头!我看你身份证比我大那么多,也挺老的,我就叫你老头了。”

伊谷夏一拍胸脯道,“咱们是过命的交情了,以后都是一家人!来来来,老头咱们交换个电话。”

辛小丰这回是真被吓到,伊谷春这个妹妹,可真是和他不一样。

杨自道自觉年纪大,被她这么一吓,顿时脑袋发晕。

辛小丰道,“我,我去给你买点吃的。”

杨自道捂着胸口道,“辛小丰…”

伊谷夏道,“哎?麻烦你了!我给你钱吧!”

辛小丰赶紧跑了。

医院门口有很多饭馆,辛小丰找了一家卖粥的,要了份粥和小菜。等菜的时候接到了伊谷春的电话,这还是伊谷春第一次打电话给他。

辛小丰看着屏幕上伊队两个字,愣了下接起来道,“伊队。”

伊谷春道,“伤你兄弟那两人抓着了,小夏在那边吧?叫她什么时候过来认人,走个程序。你兄弟怎么样?”

辛小丰道,“挺好的,没有感染,还要再住几天医院。”

伊谷春道,“那晚上,”

他想说晚上辛小丰回去值班,转念一想又似乎有点不地道,兄弟在医院躺着,家里还有孩子要带,逮人壮丁的话就有点说不出口了。

辛小丰识趣道,“我等会就回去。”

伊谷春道,“你…行。”

辛小丰回医院的路上顺便取了钱,之前急救时的钱还是伊谷夏垫的,总该还人家。具体数目不清楚,就直接取了两千。

回到医院把粥给杨自道放下,“我得回去警队了,尾巴那边我和老陈说过,他今天不回鱼排了。”

伊谷夏道,“你放心吧,我在这呢!”

辛小丰不知道该不该说女孩子也要早点回家。

杨自道强撑着说,“你一姑娘家,早点回去。”

伊谷夏道,“我不。救命恩人住院,我还回家吃吃喝喝的,那算什么啊。”

辛小丰不敢和她驳,只好道,“那个,那个你之前垫的医药费。”

他把钱拿出来,放在伊谷夏面前,“我也不知道具体多少,这是两千,你拿着吧。”

伊谷夏急了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!人是因为我才受伤的,这钱我理当出!”

辛小丰见识了伊谷夏的语言造诣,也不和她多说,钱一放,调头就走人。

伊谷夏气的跺脚,回头想找杨自道说。杨自道多机灵,直接装睡,他是病人他最大。

伊谷夏咬牙,掏出手机直接拨给伊谷春,“我还就不信了!”

伊谷夏把这事和伊谷春说了,抱怨道,“哥,你说他这人怎么这样!你这手下是不是缺心眼!”

伊谷春笑的喷出一口烟,仔细的想了想,辛小丰和缺心眼联系在一起,也真没有违和的地方。

伊谷春道,“给你你就拿着吧,你还他他也不会要的,他这人就这样。”

伊谷夏道,“你就这么了解人家?你才调过去多长时间啊。”

伊谷春怔了一下,的确,他才调过来没多久,认识辛小丰也没有多久,可他就是知道,就是感觉他有些了解辛小丰。这个男人,其实和他自己是有点相像的。

伊谷夏道,“你们像?像在哪?我觉得辛小丰比你好看。”

伊谷春翻了个白眼,拉下窗上的百叶,正巧就看见辛小丰远远走来的身影,“不说了,我挂了。”

伊谷夏大叫,“等下!”

伊谷春不耐烦道,“还什么事?”

伊谷夏道,“你什么时候回家?妈在家长吁短叹的,我和老爸都要受不了了!”

伊谷春道,“再说吧。”

挂了电话,伊谷春往外走,正值下班的时候,他混在人群里,辛小丰一时没看着他。

伊谷春叫住他,“辛小丰。”

辛小丰停住脚步,“伊队。”

伊谷春道,“吃过了没?”

辛小丰道,“还没呢。”

伊谷春拉着人道,“走吧,一起去食堂。”

辛小丰跟上他的脚步,“审完了?”

伊谷春道,“审完了。那两个小子就是个怂货,当时挺凶的,回过神想起伤了人才慌,警察上门直接就软了,什么都交代了。”

伊谷春道,“你和小夏说了没,让她再过来一趟。”

辛小丰尴尬道,“我,我忘了。”

伊谷春道,“就光顾着推钱呢吧。”

辛小丰更加尴尬了,“伊队…”

伊谷春道,“行了,我也没说别的,这顿我请。”

伊谷春紧着肉点了两个菜,一股脑的堆到辛小丰的碗里,“吃吧。”

辛小丰道,“伊队,这,太多了。”

伊谷春道,“拉倒吧,赶紧吃。”

伊谷春扒拉着碗里的饭道,“这两千块钱其实我该是还你的,不怪小夏说你有病,这本来就是她该的。”

辛小丰道,“不是。”

伊谷春道,“不是什么?见义勇为不求回报?你们这主人公意识是不是太重了点?我当这么多年经常都不敢这么说,辛小丰,你说说,你到底要什么?”

辛小丰举着筷子,认真的想了一会道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伊谷春奇了,“不知道?活了这么多年,连点想法都没有?”

辛小丰道,“原来有,后来,就没了。”

辛小丰道,“硬要说的话,也就是希望尾巴过得好吧。”

伊谷春来不及说话,一队长端着茶杯就凑了过来,“呦,挺丰盛啊。听说你那边刚抓了两故意伤人的?”

伊谷春道,“对,拘留所关着呢,具体怎么说法明天再说。”

一队长道,“前几天那几个,再加上今天的,老伊啊,你这算不算是新官三把火?”

伊谷春道,“那我这火要烧上挺久的了。”

小高端着两个餐盘,冲这边喊道,“头儿!过来接一把啊!”

一队长道,“我是队长还你是队长!帮我端个饭这么了!”

这么说着,一队长起身赶紧把餐盘接了过去,顺腿还踹了他一脚。小高极习惯的闪开,嘴里嘻嘻哈哈的逗贫。

伊谷春看着他们两闹,脸上带着笑,眼里划过一点点钦羡。

辛小丰眨眨眼,低下头,慢慢的吃着他的那份肉多过饭的堂食。




-----

好困,没OL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57)
©风津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