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津

新春大吉,很困,想睡觉

筱原蓝:

老李生日快乐。永远爱你。

枪对枪

甜甜:

AU,礼尊,ABO。


慎!虽然题目起得像是AA,其实还是AO



“宗像,”在宗像实在闲不住、本日第三次打开牢房门来探访被羁押的红头发男人时,这家伙掀开半张眼皮看他,提了个要求。“给我烟。”


“您真逗。您是要犯,坐牢还有烟抽,这跟度假有什么区别?”


黑暗里周防野兽似的金色眼睛光光地望着他。


“没什么区别。”周防承认。“但是,你每天枷着我手,叫我只能睡觉——还只能一个姿势睡觉,无聊。”他眨巴着眼睛。“宗像,你给我搞台电视机来,怎样?”


“不行。”


“切。”周防勾起一边...

重温魔卡少女樱,当年真是又聋又瞎_(´_`」 ∠)_

枪对枪(7)

甜甜:

ABO,礼尊。


这更基本上没有讲到ABO的事情>/////<



十束多多良康复出院,没有人不开心,没人不喜欢他。大家本来打算在酒吧办十束的come back party,可恰好当天晚上吠舞罗投资的一家俱乐部办地下拳赛;吠舞罗上下好勇斗狠,最喜欢这种事情,当即把条幅礼花都搬到俱乐部去,三十人大包厢,十束坐主位,草薙周防一左一右。


拳赛还未开打,俱乐部老板过来敬酒,先敬周防再敬十束草薙,又介绍起打擂台双方情况。


“红短裤那位是金腰带。”老板指着拳台道,“出道至今未尝败绩……蓝短裤那位是上个月冠军,一个月打残过...

枪对枪(4)

甜甜:

AU,ABO,礼尊。


肉放图片链接!



十束偷偷溜出病房散步,还未下楼梯,被正从下面上来的草薙堵在楼梯间里。


“十束?”草薙挑高眉毛看他,“干什么去?”


“散步……”


“你一个人怎么行,命不要了?”草薙迎头赶上,拎着十束往病房里拖回去,“……万一一头栽倒在花园里,没人看到,呼救也没人听,这不是要糟糕吗?至少叫尊陪你去。”


被草薙拽着手腕拖行在走廊里,十束踉跄跟着,小声说:


“KING刚刚就不在啦……”


草薙猛然回头。


“他去哪儿了?”


“不清楚。小八田和小山...

枪对枪

甜甜:

AU,礼尊,ABO。


慎!虽然题目起得像是AA,其实还是AO



“宗像,”在宗像实在闲不住、本日第三次打开牢房门来探访被羁押的红头发男人时,这家伙掀开半张眼皮看他,提了个要求。“给我烟。”


“您真逗。您是要犯,坐牢还有烟抽,这跟度假有什么区别?”


黑暗里周防野兽似的金色眼睛光光地望着他。


“没什么区别。”周防承认。“但是,你每天枷着我手,叫我只能睡觉——还只能一个姿势睡觉,无聊。”他眨巴着眼睛。“宗像,你给我搞台电视机来,怎样?”


“不行。”


“切。”周防勾起一边...

枪对枪(3)

甜甜:

AU,ABO,礼尊。 



宗像点燃一支烟,“说真的,我真没想到。您居然是Omega,不怎么像啊。恕我失礼——是不是经常有人跟您这么说?”
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
“真的假的……对了。您要烟吗?”


他把烟盒在周防鼻尖前摇晃了几下。


“不要。”


周防压抑地说,站起来背对宗像。宗像看那副肩宽腰窄的蜜色脊背在面前展开,汗水中仍流淌着甜滋滋的信息素香味,镜片后的双眼不禁发亮。


“周防。要走了吗?”


“别跟着我。”


“至少允许我送您一程……”周防感觉到秀丽青年慢悠悠蹭到他身后,...

枪对枪(2)

甜甜:

仍旧AU,ABO,礼尊。


 肉还是放图片链接!



“Aal izz well……”


“啥?”


“电影里哒,”十束乖巧地仰起下巴看着周防。“意思是‘一切都好’…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不对吗?非常有用的哲理,我最近可能要把这个裱起来。”


“……”周防笑,“不许裱。”


“我非但要裱,还要贴在酒吧墙上呢,KING……”


“也不许贴。”


“欸欸——”


十束叫起来。周防侧身,肘支在吧台上,叼着根烟低头就要点;身后陡然探出只手来,把那烟拿走了。


“尊,”草薙皱眉看...

上一页 下一页
©风津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