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津

吐槽

香港事件之后,朋友圈基本无人发言,但是这两天微博好友圈有个相处的还不错的同学变成了恨国党,动不动这儿不好,那儿不好,你国又骗人了,你国你国😓

无语

瞅谁谁渣龙上线

窥见你们的十年

甜甜激励我减肥٩(๑`^´๑)۶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麒麟臂~

实在是热,也没个空调,真想光膀子(´;︵;`)

掉进了北极圈冷cp银英的莱杨,正主俩人从出生到死只见过一次,完全靠神交,追了一篇同人文,写了十年了连感情线都还没发展,十篇坑九篇😭😭T_T 求大佬救救孩子吧
我特么怀疑自己是不是受虐倾向,最喜欢的两对cp尊礼和莱杨都是注定相爱相杀,明明精神层面都是惺惺相惜但是从一开始就是对立阵营,同人还基本是be😒

年龄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,小时候对各种红色绝对是绕着走的,现在已经开始买粉色的被套了

夜鬼[十四]

记录

惘:

七月流火


伊谷春第二天醒来时,一阵突然袭来的胸闷让他几乎喘不过气,疼痛似乎是死拗在身体里的一股子戾气,明明不存在实体,却像是钉子一样敲入他的心肺,最后钉在床板。他不得不把翻过身,把身体蜷缩起来,似乎这样才能暂时压制住这样的疼痛。


这个时候,他想起了辛小丰。


等到这样的疼痛感稍微缓解,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从床上坐了起来。伊谷春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,他感觉到某种非常尖锐的黑色溢入了他的生活,而并非是他能阻止和改变的,那黑色变做锋利的毒刺,等候着某个他松懈的时机,狠狠刺穿他的喉咙。


伊谷春望了一眼窗外,天空阴阴沉沉,似乎还飘着让人烦闷的...

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想起伊辛,三年多了
两个人压抑,潮湿,苦涩又悸动的感觉

【伊辛】细轨 11

记录

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:

杨自道伤的颇重,前胸被刀扯了一条近二十公分的伤口,深可见骨。

辛小丰和伊谷春到医院的时候,杨自道还在急救室里缝针,伊谷夏守在外面,一见到伊谷春立马扑了过来。

伊谷夏叽叽喳喳道,“哥哥哥哥哥哥!!”

伊谷春把她扒拉到一边,“行行行行行行!没聋呢!说说,怎么回事?人家伤怎么样?”

伊谷夏道,“人还在里面缝针,大夫说伤口太深要住院,还怕刀上不干净,感染。”

辛小丰绷着脸,心里有些怕。

伊谷春拍了拍他的手臂,对伊谷夏道,“这事怎么回事?抢你包伤人的你看见脸了没有?”

伊谷夏道,“我今天和以前的同学出去玩,妈让我回家时候带点东西,结果在买东西的时候就被人扯了包了。还是那的哥见义...

【伊辛】细轨 58

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:

陈比觉就杨自道和辛小丰没良心这一点,单方面和他们绝交了。

这事说起来还的确是杨自道和辛小丰不地道,陈比觉像是抓住他们小辫子一样扬眉吐气农奴翻身,语言上糟践了他们好几天。

然后他又赶在过年前,单方面的和杨自道辛小丰和好了。比较过年要一起的,这时候不和好,到时候辛小丰那傻逼真的不叫他怎么办。

陈比觉悄悄的和尾巴倾诉了一下自己的心思,然后尾巴和她的小夏妈妈悄悄话的时候把这事也说了一下。

于是这帮人就都知道陈比觉这点小心思了。

包括伊谷春。

伊谷春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划进了这个小团体里,反正感觉还不错。彼时他和辛小丰坐在警局旁边的面馆子里,听辛小丰笑话陈比觉。

这馆子以前他们经常...

下一页
©风津 | Powered by LOFTER